土佐金诺诺

博爱党,吃的超~~~~~~杂!最近沉迷捏人~喜欢的点红心,特别喜欢的点小蓝手,欢迎观光(*'▽'*)♪

高三作文不够 800 字怎么办?(这是我看过最赞的知乎回答)

太棒!

12-08-09:

问:


三年来历次考试都是差50字左右到800字. 现在高三更为严重.学校一模早 一模作文我只写了600字左右... 今天二模 . 作文大概730字.... 没达到要求的800字...
其实每次写我都能想到很多例子  但是却不会展开 .或者写完一个例子后便不自觉的用了总结性的话 .导致下面的东西无从下手 . 希望各位这方面的大牛能给个建议..
说一下现在的情况吧 .有人看到问题便认为我是那种差生 .毕竟我没说明白我也不能去反驳人家.再说人家还是好心给我提建议。。。要证明自己的话,我是学生我只能拿成绩说话.我是辽宁考生.13年辽宁一本是538 而我平时的成绩是轻松过一本线的.我的目标是厦门大学.所以在有劣势的学科我还得努力. 语文便是差科 .作文我只能写700左右.但是得分却在中等水平。所以只要我能把作文写的更好,得分便会更高。就能提升总成绩。
PS.高中写过最多文字的东西就是去年给某女生写的信 .从12月20号10点开始写 写到21号凌晨3点  大概是2000字 Orz.


答: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梁边妖
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21779660/answer/19298332
来源:知乎


哈哈,小宝贝。我想你实在是太年轻,才导致你问出的问题会有这么可爱。
什么没救了,你真是想太多,如果你的问题只是写作文差几个字数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宣布你的病有治了。

为了增强你对我这个疗法的信心,先送一颗速效救心丸给你——
这是一份教你怎么增加作文字数的初级教材。


你们高中生写作文不都经常要引用一些国内外科学家说的话和国内外领导人做的事吗?
比如爱迪生教人勤奋,华盛顿教人砍树什么的。这两人都是美国的,你们引用它们的时候可能是这样“美国总统华盛顿小时候曾经……”

你知道美国又叫美利坚合众国吗?
以后你举这一类例子能不能这样:美利坚合众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小时候曾经……

你看,意思没变,突然它就多了9个字。

其实你的病要是实在厉害,我建议以后美国的例子你就不要举了。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有没有?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共和国有没有?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有没有?

你把华盛顿和树的故事改一改,以后举例子你就大刀阔斧地来:在非洲的中西部,
有一个美丽富饶的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民主共和国,它的第一任总统曼努埃尔·平托·达科斯塔是一位非常伟大的政治家,小时候,曼努埃尔·平托·达科斯塔家的院子里有一颗他老爸深爱着的仙人掌…………

哇靠你看,这么一下多了几十个字哎!!
你之前考试写作文总是差50才到800字,以后这样的例子你每次举上两个,字数不就够了吗?举三个还有多!


小兄弟,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看你对自己语文水平的描述,我可以肯定以后你不是吃文人这碗饭的,现在的努力只是为了应付无聊的考试而已,那么太麻烦的事你就不要做了,留着时间好好搞你的数理化吧。
用这种技术写作文,除了会使文章看起来有点奇怪之外,相信我,没有任何问题。

其实你稍微长大一点之后就会发现,有很多看起来很厉害很有权势的大人,能够每天说5小时以上的废话。这些废话本身有用的信息可能就只有十几个字,或者根本就没有半点屁用,可它们的存在非常重要。能够心安理得一脸严肃地说这些废话是一项非常非常实用的求生技能。(注:我说的是你们校长之类的人,你别往上乱联想,万一过了500赞会出大事的 ……这么说吧,我就曾经跟某某理工大学的整个领导班子坐在一起6小时,大家围成一个小圈圈,眉飞色舞,各抒己见,还吃了两盒盒饭,最后讨论出来有用的字只有,四个。)

废话训练一年,受益持续一生。



----------------------------------------------------------------------------------------------------------------------------

第二步,我要给你的是一份强化教材。


1
汉语中几乎所有的词都是非常凝练的东西,凝练的意思就是,你可以用更多的字来表达跟它差不多的意思。


昨天:二十四小时之前——我不否认,也可能是半小时之前。

猴子:人类的祖先。

香蕉:可以吃的东西。

高兴:我随地大小便,却没有被人发现。

深圳: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


哎,一不小心写高兴了……真怕你当真……这几个例子不实用,你别乱来。
考试说到底还是要靠你自己。你和你的同学可以一起玩玩“扩写”这个游戏,玩过之后,你们会发现:


打火机不是打火机,是一次性打火机;
餐巾纸不是餐巾纸,是心相印餐巾纸;
周华健不是周华健,是《亲亲我的宝贝》的演唱者台湾著名创作歌手、音乐人周华健;
诺言不是诺言,是女人那大胸脯半小时的流亡,是男人那小胡渣刹那间的绽放,确切地说,它是谎言的另一面,是灌满罪恶的巨大膀胱。


这个游戏玩上一年,有多少实用的扩写技术能被你自己开发出来,你根本没法想象。你还怕你作文会写不到区区的八百字?

切记瞒着你们老师,我估计一般的老师不会喜欢你们搞这一套。



2
还有一招我就临时命名它为副词连词放大镜吧。
我在网上搜了一下“高考作文范文”,随意挑了一篇,选了一小段,如下:


『一个人的出身不能决定他的将来,一个人的天赋不能决定他的最终成功,一个人的起点不能决定他一生的发展。
一个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需要有一个支撑点,这个支撑点就是信念。是信念激励一个人不断地追求,是信念让人们锁定所追求的目标,是信念鼓励人去探寻达到目标的正确方法,是信念给予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毅力。』


用副词连词放大镜处理一下,就可以按足够救你一命的比例去增加你作文的字数。


『一个人的出身基本(几乎、似乎)不能决定他的将来,一个人的天赋也许(可能、大概)不能决定他的最终成功,一个人的起点理应(绝对,完全)不能决定他一生的发展。
一个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必然需要有一个关键性的支撑点,这个关键性的支撑点就是信念。是无比坚定的信念激励一个人孜孜不断地追求,是无比坚定的信念让人们锁定他们所竭力追求的目标,哎呦喂我写不下去了,好无聊。』


你看到了,这一招也很有用。不过你要悠着点,第一不要用错,第二不要用得太过,跟刚才说的名词“扩写”技术交错着搞才是聪明的小孩。



3
第三招,通背拳。

你背一本战国策,背一本法华经,就这么两本的内容,你弄明白之后,足够你应付任何一个题材的作文。

考试的时候,要么,你写着写着,温柔地引用20个字进去,然后花50字解释。
要么你开篇就无情地引上个两百七十个字,不解释,要那些阅卷老师的命。

这么一想,要从你的最低记录730字跃升到800,还真是一个小case啊,这还能帮你多骗点分,你信不信?


---------------------------------------------------------------------------------------------------------------------------------

好了,接下来是终极教材。
只能举例,没有方法,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1,难民级:
我把电池塞进了手电筒。



2,同桌级:
我把两节一号电池塞进了那个有些破旧的手电筒。




3,精英级:

现在,我的手里有一个老式的手电筒。握着它,我心里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我观察了一下,它和其他的老式手电筒一样,在臀部有一个可以通过旋转来打开的盖子。
打开盖子,不出我的所料,里面空空如也。

我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想投湖自尽的感觉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因为我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是下楼去买两节电池,还是在家里找两节电池。

虽然现在是白天,而且我还没吃早饭,但是,它作为一个老式的手电筒,里面却没有两节一号电池,是非常非常不合理的。有谁听说过这种事?没人听说过的事,我怎能允许它的发生??

我也是人!我也有感情!!!

只是………做选择,真的,真的,很难。
下楼买电池,要穿衣服穿裤子,还要提防自己忘了带钥匙,要躲避街头的飞车,还要警惕天上的陨石;

……
可如果在家里找,我亲爱的朋友们,都这个年头了,还有谁的家里还会储备着一号电池呢?

我前思后想,左右为难,考虑了差不多有两个钟头吧,最后,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好吧,只能把我口袋里的这两节一号电池放进去了。


这两节电池是我前后母送给我的定情信物。我曾以为我不用做出这样的牺牲,其实不是,在电筒与电池的漩涡之间,卷入的是所有人。

人的一生就是解决问题的一生,如果你手上有一个老式的手电筒,它的重心不太对劲,那你就把电池塞进去。





4,超神级:



我看着这个手电筒。
爸爸在身后看着我。


“儿子。”
“爸爸。”

“儿子。”
“爸爸。”

爸爸的两手背在身后。每说一句儿子,他就离我更近一步。“儿子”。

我把手电筒塞进了自己的内衣口袋里,转过身去,微微一笑,“出来吧,爸爸。”

爸爸惊讶地笑了,“说什么呢儿子,爸爸这不就在你的面前吗?”他又向我走近了一步。
我后退一步,跳上了我的电脑桌,用左手比了个莲花印,连打自己气海、章门二穴,逼出了一口腥臭而又滑腻的浓痰,向他的脸上吐去。

这口痰没有留在他的脸上,反而穿过了他的身体。爸爸的这个幻象非常逼真,无影留踪大法果然名不虚传。
只可惜,它没有影子,破绽太大,这门武功只有傻逼才会去练。

我反手打向身后的玻璃窗,人间界的玻璃对我的拳头来说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黄色玩笑。这一拳只是一个虚招,但这一拳挥出的霞光在弹指之间映满了半个京城,在这样霞光耀眼的辉煌中,我掐住了他窗外真身的喉咙:“江湖人称,无影留踪,傻逼丧钟。爸爸,生下我之后,你的智力退化了吧?”

这个男人被人掐住喉咙,却艰难而又欢喜地,笑了起来——“你相信自己的基因,却不相信我吗?”
我的心底一凉,剑光爆破了我身下的电脑桌,我飞身而起,咬破一十三颗臼齿,用左手三指斜架右手拇指比出了人间界印法的极限,三九三。我身化为光,在这个狭小的书房内折射了三百九十三次,仍然没能避开这一剑。

臼齿每个人只有八颗,可怜我那邻居了,在香甜的睡梦中还隔空借了五颗臼齿给我用。
落地后,我瘫坐在地,咬牙恨道:身外化身!!翻!天!剑!!???

暗色的血从我的裤管中潺潺流下,我知道,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

…………

我的屁股上被捅了一剑!!!
要知道,真正的男人,能受伤的地方,只有自己的正面。屁股被捅,说明你连自己敌人的脸都没有看见……
只有以血还血,才能拿回我的尊严!!!

我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的脸。他是我的爸爸,却捅了我屁股一剑。

“儿子,你知道吗?天下间,排名前一百万的高手依次是,非人非鬼东郭破,非道非僧第六禅,不高不矮假行孙,亦庄亦谐梁边落,鼻梁很挺的龙飞龙,捕鱼达人令狐海,飚歌仙子蓝加町,救死华佗医无命,相亲魔女黄继新,孝庄她朋友多尔衮…………”

“停停停!!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爸爸,你排名第几?”

“自然是那第九十七万八千八百一十一位。”

“那你直说就行了,不用把前面人的名字都列出来。我这还在流血,你别这么弱智大家心里都好受一点。”


听我说到这里,爸爸缓缓地擎起了手中的翻天剑,“哦?呵呵,人人都说早死不如晚死,怎么,儿子你却那么想早些死?”
嘴上正这么规劝着,发起大招来却毫不犹豫。他提剑把自己切成了前后两半,前一半不动,后一半一百八十度转过身来。这么着,一个儿子就同时看见了一个父亲的脸和屁股。


这是绝死结界“黄泉之帆”,能够引发人体与灵魂的斥力,发动时无法被简单的暴力打断,发动后无法用简单的暴力离开。
他最讨厌别人打断他背排行榜了。

“朋友一场,把那手电筒交出来,我饶~你~~不~~~~死~~~~~~”


“死”字只有一声,却被拉得,好,长。他这一段威胁的话语显然经过了几个次元的过滤才传到我的耳边,结界效果已经出现,冥风肆虐,我的身体缓缓腾空,我的魂魄却不断下沉。我那优于常人的五尺五寸妖躯此时却成了质地更精良的长帆,送我的生魂前往地狱。

我艰难伸手,从怀里拿出那个手电筒来,爸爸的眼睛一亮,我却拧开电筒的后盖,从里头倒出一支2B铅笔。
“爸爸,电筒给你,没有问题………………但是…………这些年来你不觉得奇怪吗,眼看就2014年了,我神宫寺谅一每天写作业,为什么还一直用那小刀削出来的铅笔?”

我伸左手三指,架笔挂右手拇指,结印于中府、云门、璇玑、华盖、紫宫、灵墟、神封、幽门、巨阙、不容。

“我,终,于,削,出,了…………次元指啊!!!希!!!!!!!!!!!……”
“……巴!!!!!!!!!!!!!!!!!!!!!!!!!!!!!!!!!”

无上的威能于我胸前一尺爆发,Ω、β、γ三界崩塌,二十六维卷曲为零,千尺之内时与空的壁垒被瞬间融化。

印·三九四。超越了人间界的极限。贯穿现在、过去、未来,打通了因果、逻辑、与乱鬼龙。

黄泉之帆的行帆化为乌有,爸爸凭借仅存的六尺方圆止帆转攻为守、苦苦支撑。
我也是七窍流血,如瀑亦如雾,印·三九四链接了我的生命力,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生死只在转念之间,我开口道:“爸,我已经不是处男了。”
他皱了皱眉。

我开始做蠢事。
他封闭了自己的眼识。

“爸爸,我现在正在当着你的面用这本《快乐假期之湖北黄冈中学真题365》卷成一圈来亵渎我自己,你居然还受得了??这啪啪啪的声音你听见了吗???”
他封闭了自己的耳识。

…………

“纳,纳尼???  ……噗%…………”

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印·三九四”终于轰爆了绝界“黄泉之帆”。
一朵蘑菇云升上夜空,大夏国的半壁江山化为乌有。在这片土地上,只剩下了两样东西。

一是黄泉之帆保护下的我和他的房子。

我看着他。
他看着我。

他的面色阴晴不定,前后犹豫了约莫有半柱香的时间,终于开口问道:“你……晚饭吃的是什么?”

“旺旺仙贝。”

“哼,居然是如此愚蠢的食物,搞得老夫还回忆了半天。”话音未落,爸爸倒在了地上,留下了他这漫长一天中最后的一句台词:“你……怎能做到……边xx自己…边………………放……屁…………”


虽然他已经听不见了,但我还是缓缓地说出了答案,只因它象征着我这峥嵘一生中智慧权谋的顶峰:“黄泉之帆的死穴,就是发动者的五识至多可闭其二,多一必毁。从我知道这点的那一天起,我就准备好了这一本《快乐假期之湖北黄冈中学真题365》。爸爸,你这么聪明,难道就想不到么?书这种东西卷起来,中间是空心,可以通气的呀……”

我捡起他的翻天剑,找好角度,狠狠地捅了他的屁股。捅完,心情终究是好转了一些。

休息了半分钟,我缓缓走出门去,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向身侧拍出了一剑。
妈妈捂住自己的鼻孔,向后倒去。

她手中本待向我袭来的流星锤缓缓滑落。她的眼里有几分解脱,也有几分慈爱。

在她彻底倒下之前,我扶住了她。她吐着血沫,好似想对我说些什么,我按住她的嘴,摇摇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知道。”

“儿子无情地用剑柄敲你的鼻梁,就是不想听你说这些废话。再见了,我的妈妈。”

放下手中妈,丢掉手里剑,我离开了这个让人不快的修罗场。
街对面有一家便利店,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便利店跟我家一样,也没有被印·三九四毁灭。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我走进去,买了两节一号电池,然后把它们塞进了我随身带着的这个老式手电筒。

这正是我深深地渴望着,而父母却不希望我做的事。

评论

热度(9)

  1. 土佐金诺诺12-08-09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